• November 26, 2020
0 Comments

非廣東話區的盆友在不來廣東省、香港澳門以前針對廣東話書面形式化的印像很有可能大量是一些外國貨英語單詞的音譯不一樣。例如:士多(store,連鎖便利店),士多啤梨(strawberry,草莓苗),巧克力豆(chocolate,朱古力),這種全是老調重彈。

是我同學們曾一度認為全部英語單詞都是有廣東話翻譯服務名稱。
她:“大家的香蕉怎麼說?”
我:“香蕉(用的廣東話)。”
她:“並不是那類廣東話,便是例如大家草莓苗叫士多啤梨,那香蕉蘋果是否有其他名?”
我:“…?吧啦啦?”(之後回應了實際上沒有)

這應當算作不講廣東話的人對廣東話的一種印像吧,總之給我感覺便是很奇特,便是:“嗯?還能那樣?”的覺得。廣東話對大家而言便是吃飯喝水一樣當然的物品。伴隨著普通話水準的行銷推廣和人員流動,有很多不用說廣東話的人也在廣東省工作中,學習培訓,投身安居,變成廣東省的一份子,因而在廣州地區可以見到純粵語文字表述並並不是許多。

有時候有見一些廣東話文宣都歸屬于特點宣傳策劃,例如一些粵式飯店寫著“食過返尋味”(吃了還愛吃),一些店鋪誇自己“掂過碌蔗(超級棒)”。可是在香港,因為官方用語便是廣東話,不論是宣傳單,書籍,廣告宣傳全是廣東話,因而徹底廣東話表述再再加上鄉土文化,一些情況下即便是廣州人見到也會看搞不懂。
 

新手入門

 
對廣東話稍有掌握的盆友都是會無障瞭解的。大夥兒見到說廣東話的人除開說咩咩咩咩以外,也有一些也毫無疑問常常見到。

有是、在的意思,在廣東話不論是英語口語還是日常口語都十分普遍。

這,“咁樣”,也就這樣的含意。

給的意思,也挺普遍的。

著數

有划算,特惠。大夥兒很有可能會在辦銀行卡,折扣攻略大全,大型商場。

這幾個字(詞)連起來也可以成話,還能成一句開心的話:“係咁俾著數。”(一直地給特惠,這兒“係”有一直的意思,乃至有一點點瘋的寓意哈哈哈哈哈)
 

進階版

 
在這個一部分呢,則是懂廣東話的人見到會略微愣一愣,可是可以瞭解,因此會“誒?!”一聲。

飽我本來認為僅僅飽的含意,有一天我還在香港麥當勞掃碼點餐的情況下,全自動找尋我最愛的板燒雞腿堡,見到點單機歸類:飽類。“誒?什麼?飽類?”點開以後發覺都是包,原先香港還會繼續把包稱為飽,還挺有趣,吃完了包不就飽了麼。

飲管

可能這個詞到香港幾日便會看習慣,便是塑膠吸管的含意。飲管這個詞和飽有類似的覺得,也是一開始會愣一愣,隨後迅速懂了含意。大夥兒很有可能都會自身院校或是各種各樣飯店見到無飲管日,或是適用走飲管的宣傳語。

又一個知識要點,走在這兒不是要的意思,而在廣州市廣東話講到的大量是飛。奶茶店不必冰便是走冰(香港),飛冰(廣州市)

梳化

梳化是個舶來詞,sofa的音譯。也就是布藝沙發。針對廣州人而言非常好懂,由於我們自己也那樣說,可是不容易那樣寫出去,寫還是寫布藝沙發,因此見到梳化也會愣一下。有一天我和朋友逛街購物,她指向“梳化倉”的宣傳海報問我什麼意思,梳化倉意譯是布藝沙發倉庫,可是在這兒實際上是個傢俱市場,以賣沙發為主導的店舖。

自行車

自行車便是單車。說到梳化倉就說一說單車倉,自行車倉和梳化倉不太一樣,並不是賣單車的,而真的是單車倉庫,令人放單車的。香港人熱衷於登山騎車,可是家中並不足位置放單車,因此就租這種迷你型倉來放單車。

騷是show的譯音,秀的意思。在香港,看演出(包含棟篤笑,巡迴演唱,各種各樣歌舞劇)叫睇騷。

睇騷要買飛。飛便是票的含意。騷和飛在廣東省仿佛之前用得多一點,如今普通話水準化以後,大夥兒都說特殊名字(直接說舞劇舞臺劇巡迴演唱)和票了。

我一直覺得廣東話是很有風采的語言,可以以及栩栩如生地表述出一些很平時的物品,並且不一樣情境可以表述出不一樣含意。例如要表述一樣物品捂住,悶著,或是的身上的汗悶了,大家就要說“up住up住。”又例如,“您好hea啊”,在不一樣狀況下能夠表述為“您好會享有啊”/“您好舒適(悠閒)的模樣”/“您好懶惰啊”。

而香港人則就是我見過可以把廣東話風趣充分發揮到完美的人了。就算是看見學生牆,我有時也會笑出去。有一個就是我印像很深的:“你再撕,科科C。”(在廣東話撕和C同音詞)。
 

高階版

 
如今也搞不懂什麼有趣的事例了,可是有時看見這種文本,確實會感慨:香港人的語言造就工作能力真並不是蓋的。在香港尤其的文化藝術自然環境下,她們把流行文化和當地文化藝術融合,因而並不是香港地地道道的人有時見到這種廣東話也會不自覺地傳出:“哈?什麼?”的疑慮。

放題

放題來自日文,是一種日式料理方式。交一定的錢,在一定的時間內,你也就能夠任吃(相近自助餐廳)。可能如今很多人都對這一不生疏了,可是第一次見到的情況下,不明白日語的盆友一定會很疑慮吧。

割引

這一一樣也是日文,打折的意思,我已經見到幾回有店面立即用割招來表明折扣了。一次我看到一家店面擺個品牌寫著“激安大割引”。我不明白,可是懂日文的翻譯員盆友笑噴了,說在這兒見到”非常划算,受到非常大影響”那樣用感覺,很.喜.感。

DQ

並不是霜淇淋,這個是英文disqualify(取消資格)的簡稱。我第一次見到它的應用場所是有些人說要DQxxx(姓名)。意思是要撤銷別人的(竟選或是比賽)資質。那時候沒看懂,還以為是罵髒話了。

去片

它是播放視頻,或是看片子的含意。一般在twitter上看的多,舉例說明:馬上去片!(後邊接個視頻或是視頻連結)。便是叫你立刻播放視頻的含意。

上莊

莊便是一個個社團活動(或是一個個竟選團隊),當莊便是竟選社團活動高管。我第一次見到是校園內的各種各樣社團活動宣傳海報上,“上莊?超nice爸媽?哈???”之後才掌握到,什麼叫莊,什麼叫爸媽(爸媽便是承擔陪你的師哥學姐)。

假如你要問,全是漢語,為啥香港我卻不明白了呢。大道理非常簡單,你甩一句:“儂知道伐?”。在香港人眼前,他也會不明白。一樣的文本攜帶不一樣的鄉土文化便會沾染不一樣的顏色,這剛好是家鄉話的風采所屬。更何況在香港也不是徹底找不著普通話水準的身影,文化藝術是溝通交流的,在香港也是有國內的流行詞,淘寶體:“親,balabala….”便是非常好的事例,在“親”很時興的情況下,香港人也很喜歡“親”來“親”去的。

全球的幸福,就取決於文化藝術的多種多樣和寬容呢~

Author

info@octek.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