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uary 20, 2022

在中國古時候的喪葬習俗中,大鹼之後,要將靈樞放置一段時間後再開展下葬,這一全過程被稱作“殯”。“周人殯於西階以上,則猶賓之也。殯取義於賓,意思是客人。運載逝者的靈樞將背井離鄉出遠門,就宛如客人。停樞的地址一般在正堂的西階.設孝堂日夜守夜,在三日內殯葬服務,有的隔旬下葬。有的則殯于宗廟,後人還經常把待葬的棺樞暫寄在佛教寺院裡。

 

一,出殯前

 

從殯到葬是有一段闊別的,喪家在這段時間提前準備墓室,籌畫喪禮等。時間間隔的長度因人有所不同的,高低貴賤之別。周朝要求:君王七月而葬,諸侯國五月,醫生三月,士和庶人一月。漢制則有別于周禮,葬期大幅減少,如肅宗自死至葬僅七月,武帝十八日,明帝十一日,章帝十二日。民俗也是長短不一,沒有常例,由喪家酌情考慮自定。後人勳貴索富世家為擇“風水學,,好地,有將靈樞停殯多年的。

一般狀況下,葬期不適合推遲很久,應以去世的家人儘快人土為安。因為戰爭,鬧饑荒,喪生於遠處他鄉,家境貧困等異常緣故,多年甚至數十年不葬者也是司空見慣。元朝姿源一帶尊崇厚葬,“喪親,貧則無法勃起,有停其樞累數世不葬者”在中國封建社會,久殯不葬歷年來被算作是強暴之舉,為網路輿論所不可,仕宦者要遭受彈幼懲治。唐開元年裡,朔方令鄭延柞母卒,殯僧舍不葬達二十九年,監察禦史顏真卿“劫奏之”,使鄭氏弟兄“三十年鄙夷,天地聳動,竹。宋朝明確規定:未葬其親者,婿紳不可做官,鄉紳嚴禁赴舉。很多官僚資本主義因推遲爸爸媽媽的葬期被貶官或丟棄了烏紗。

將靈樞從殯所運到公墓安葬稱之為“出殯”,亦稱“發引”。在出殯送殯的環節中,各代至今有很多風俗習慣,五花八門。明,清京中鄉俗,出殯前,喪家要請陰陽先生將死人的生卒年月日,壽終幾何圖形,殯葬服務日期寫在一張白紙上,靈樞出城時交關認證,類似美女屍體應用的通行卡.別名“開殃榜”或“寫殃書”。“京中別人有喪,不管男孩和女孩,必請陰陽先生至,令書殃榜,蓋為未來屍樞出城時之證也。”

出殯的前一天,親朋好友前去祭拜送殯,延僧念經,與眾孝子賢孫守坐到樞旁,整夜守候,俗此謂“伴宿”,亦稱“坐夜”。第二天早上,孝子賢孫用新帚拂去棺上的浮灰,亂倒在炕革的下邊,此謂“掃財,’;接著在棺角墊一銅錢,此謂“掀棺,’;然後行辭靈豐L”,棺樞出堂,孝子賢孫手持紙蟠向前,諸小輩與眾親朋好友隨著,戴孝,同聲味哭。外出後將棺樞放到送殯的殯儀車上,外置喪盆,焚燒處理冥幣,上硯扣寸孝子賢孫將喪盆摔壞。對喪盆有這種的敘述:“就像扁擊,底正中間有一孔,裡磚上,磚糊以紙,作書套形,摔時必使破碎。”出殯摔盆的風俗習慣時迄今日仍然時興。

 

二,出殯中途

 

出殯中途,送葬者要拉著殯儀車的繩索(古代人稱作“緯”),使殯儀車慢慢行駛。此俗起于周朝,《禮記》中有“助葬必執緯”之語。緯繩的數量和執緯的總數依逝者真實身份而定:君王六緯,執緯者上千人;諸侯國四緯.執紳者五百人;醫生二緯.執紳者三百人。執緯者還需要口唱悼念老人去世的之空。之空流傳發生於秋春末期。據《左傳》哀公十一年記述,在齊,吳艾陵對決中,齊國將軍公孫夏為激勵人心,表立誓一戰之信心,“命其徒歌《虞殯)’’。杜預注雲:“《虞殯》,送殯音樂。”後代多從其,覺得《虞殯》便是最開始的之空。遺憾這一首之空的歌曲歌詞內容早已不知道的。詳細保護出來的古時候之空,以漢樂府中《蓬露歌》和《篙裡曲》為最開始。

據崔豹《古今注》的表述,兩詩悼亡之歌源于漢初田橫門下。田橫為各代賢臣的楷模,為人正直熟識。其為齊國舊皇室,秦末農民起義從兄舉兵反秦,複建齊國。楚漢戰事中獨立為公輸,沒多久被漢軍所破,投靠彭越。劉邦建漢後,因不肯稱臣而自盡。田橫去世後,“門下傷之,為作哀歌。言性命奄忽,如燕上露烯滅也;亦謂人死後靈魂歸入禽裡”。漢武帝劉徹時,皇宮樂師李延年為此作曲,“《蓬露》送王公大人,(蓄裡)送士人長吏,使挽樞者歌之,亦呼為之空”。從今以後,皇上和皇室官僚資本主義出殯常用之空。“漢魏小故事,大喪(即君王之喪)及重臣之喪,執緯者之空。”唐代皇帝和品官出殯,送殯的團隊中還配備專業吟誦之空的樂工,此謂“挽郎”,實際總數多少不一:皇上二百人,一品至三品三十六人,四品至五品十六人,六品至九品十人。後人悼亡的挽聯,很有可能便是由傳統的之空演化來的。

古時候元勳出殯,還經常應用部隊儀仗。漢武帝劉徹元狩六年(前117),騾騎大將霍去病莞,朝中予其殯葬以莊重優待,“上悼之,發附屬國玄甲軍陳自長安至茂陵”。送殯的部隊身穿愷甲,列成兵陣,從北京首都長安一直排到公墓,連綿百余裡,威武浩蕩。後人元勳殯葬罕用精兵,代之以“宣揚”,類似如今的軍樂隊。明人王琦雲:“宣揚,古之軍容。漢,唐之世,非元勳之喪不給,給或不合理,史必譏之。”宣揚特賜元勳,一般人是不可選用的。南朝之後,宣揚儀仗普及化於民俗,平常人家出殯也可以敲鼓演奏,此俗迄今猶在。

榮華富貴世家出殯,親朋好友僚屬通常沿路設祭,此謂“道祭”,亦稱“路祭”。這類風俗習慣唐朝早已很時興。水調歌封演雲:“玄宗朝國內殷賠,送葬者或街頭設祭,張施序幕,會假花假果酵人面獸之屬,然大但是住持,室高不逾數尺,議者猶或者非之。喪亂至今,此風大扇,祭盤帳幕高到八九十尺,用床三四百張,雕鐫飾畫,窮極方法,懊具牲牢,複居另外。”清朝路祭的方式大概是如此的:逝者死前的賓朋協同集資款購t酒食貢品,在靈樞經過的街上擺筵設席,舉薦一名威望較高的年長者主祭,靈樞一到,大夥皆跪伏迎來,主祭者獻貢品於拖前,行一跪三叩之禮,宜讀祭文。祭畢,孝子賢孫哭謝,靈樞繼續前行。“榮華富貴世家,路祭有多至數十起者。”

路祭時還經常演出舞樂百戲,讓逝者在人土以前暢快地享有別人的快樂。唐大歷年裡,太原市節度使辛景雲出殯,諸道節度使派員祭莫,“刻木為尉遲鄭公突厥鬥將之戲,行政機關姿勢不異於生”,設“項羽與漢高祖會鴻門之象,許久乃畢。繚經者皆手攀布幕,收哭觀戲,’。巧妙絕倫的戲法讓人沉醉,就連重喪在身的孝男孝女們也破涕為笑了。

清朝京中富豪送殯,路祭者“張筵待之,優童歌舞表演於喪者之側,跳竿雁落,陳百戲於道”,非常熱鬧。雍正年間,揚州一帶的老財為了更好地表明頗具,出殯時“巧制福位,轎馬,傘扇,僕禦,侍者,樣子如真,充徑塞路;優JL道童,飾演小故事。錦秀眾多,光輝映日”。以上奢侈之舉,使本應可悲端莊的送殯場景充滿了極不和諧的喜氣氛圍,有志之士對這類“尤屬悖禮”的風波唆之以鼻,嘲笑萬分。

殊不知,中國自古以來便擁有對存亡的另一種瞭解。“充符妻死,惠子吊之,充符則方箕踞鼓盆而歌。”由於“雜乎芒荀中間,變而有氣,氣變而有形化,變形而有熟,今又變而死亡之謎,是各相為秋春一年四季四時行也。人且僵然寢於巨室.可是我嗽曦然隨而哭之,自認為堵塞乎命,故止也。”意為參雜在恍恍傀愧的境域當中,轉變而擁有原氣,原氣轉變而擁有型體,型體轉變而擁有性命,現如今轉變又返回身亡,這就跟一年四季四季運作一樣。去世的那人將踏踏實實地寢臥在天地間,可是我卻嗚嗚嗚地圍住她哭鬧,自覺得這也是不可以通曉於天神,因此也就終止了抽泣,而箕踞鼓盆而歌。在中國的舊思想裡,白紅皆為大喜事,生死輪回乃自然法則,並不一定那麼憂傷。

通過諸多典禮,聲勢浩大的送殯團隊總算將靈樞運往了公墓。眾孝子賢孫諸位嚎自殺哀,與家人作最後的告別;助葬者將棺撐和各種各樣陪葬品放人墓室,封閉式墓門,起土放墳。到此,出殯典禮告一段落。

Author

info@octek.com.hk